中國新聞網(wǎng)-上海新聞
上海分社正文
孫宜學(xué):在華留學(xué)生教育不只是中文教育
2024年06月29日 16:01   來(lái)源:中新網(wǎng)上海  

  中新網(wǎng)上海新聞6月29日電(記者 許婧)來(lái)自格魯吉亞的柯安娜是上海財經(jīng)大學(xué)商學(xué)院工商管理專(zhuān)業(yè)碩士生,也是一名中國政府獎學(xué)金生。

  她告訴記者,來(lái)中國留學(xué),是自己的夢(mèng)想,也是一生中最難忘的經(jīng)歷之一。和漢語(yǔ)結緣是她在第比利斯大學(xué)學(xué)習本科時(shí),本科畢業(yè)后一直在格魯吉亞華人公司里做些翻譯工作;诖,她決定到中國繼續攻讀碩士學(xué)位,想通過(guò)進(jìn)一步專(zhuān)業(yè)深造來(lái)更深入地了解中國、感知中國。

  令她高興的是,在上海財經(jīng)大學(xué),她不僅學(xué)習了中國傳統文化,豐富的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和技能,也提高了漢語(yǔ)水平,更難得的是還結識了許多優(yōu)秀的中國老師和同學(xué)們。

  “ 上海財經(jīng)大學(xué)為我們提供了最好的教育資源和機會(huì ),使我在各方面都能夠不斷成長(cháng)和進(jìn)步,還記得我在校期間曾擔任過(guò)國際文化節主持人,給予我用漢語(yǔ)展示自己的舞臺。我堅信,這里所學(xué)到的知識和積累的經(jīng)驗將為我未來(lái)的發(fā)展打下堅實(shí)的基礎!笨掳材日f(shuō),上海這座國際化大都市的“海納百川,有容乃大”給了她很多實(shí)習和就業(yè)的機會(huì ),如今,碩士畢業(yè)的她將加入攜程網(wǎng)的市場(chǎng)部,開(kāi)啟她的職業(yè)生涯。

  “未來(lái),我希望將所知、所學(xué)、所感在內心中生發(fā),繼續著(zhù)、傳播著(zhù)和回響著(zhù)與中國的故事!笨掳材日f(shuō)。

上海對外經(jīng)貿大學(xué)留學(xué)生畢業(yè)生代表,來(lái)自白俄羅斯的倪卡表示,SUIBE不僅是一個(gè)學(xué)習的地方,更是讓留學(xué)生們收獲真摯友誼和人生經(jīng)驗的地方,將己將把所學(xué)所感分享給身邊的人,共同講好中國故事。
上海對外經(jīng)貿大學(xué)留學(xué)生畢業(yè)生代表,來(lái)自白俄羅斯的倪卡表示,SUIBE不僅是一個(gè)學(xué)習的地方,更是讓留學(xué)生們收獲真摯友誼和人生經(jīng)驗的地方,將己將把所學(xué)所感分享給身邊的人,共同講好中國故事。

  事實(shí)上,向柯安娜一樣的留學(xué)生還有很多,他們與柯安娜一樣,不僅僅與中文結緣,更希望今后能成為橋梁,講好中國故事,展示真實(shí)、可愛(ài)、可親的中國形象。

  對此,同濟大學(xué)國際文化交流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、教授,博士生導師孫宜學(xué)提出了一個(gè)觀(guān)點(diǎn):在華留學(xué)生教育不只是中文教育。在他看來(lái),在華留學(xué)生教育的質(zhì)量標準始終沒(méi)有統一,也難以統一。但有一點(diǎn)可以明確,即在華留學(xué)生培養質(zhì)量的高低不能僅僅以中文能力高低為標準,一是在華留學(xué)生不只限定在中文及相關(guān)專(zhuān)業(yè),也包括就讀其他專(zhuān)業(yè)如土木、交通、環(huán)境的留學(xué)生。即使前者在華要學(xué)習的也不只是中文,他們本人不會(huì )只確立這樣的目標,中國的培養單位也不會(huì )只滿(mǎn)足于教他們中文。

  孫宜學(xué)指出,無(wú)論針對哪一類(lèi)在華留學(xué)生,我們對他們進(jìn)行中文教育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幫助他們能更好理解中國、講好中國,學(xué)習中國智慧、幫助世界和平發(fā)展,而并不是中文本身。這是留學(xué)生教育的核心,也是最終目的。目前,在華留學(xué)生教育過(guò)于重視中文作為一種交際語(yǔ)言的能力,而非通過(guò)中文理解中國的能力。各種漢語(yǔ)水平考試,案例大賽,講中國故事大賽等等,也基本如此。而事實(shí)上,留學(xué)生中文可以相對較差,但只要“根正苗紅”,即具有客觀(guān)真實(shí)的中國觀(guān),形成了自覺(jué)講好中國故事的意識,就能慢慢培養出講好中國故事的能力,成為中國形象海外傳播的使者。

  “我們在留學(xué)生教育過(guò)程中要清醒地預判到:現在在我們眼前的留學(xué)生,將來(lái)有可能根本用不著(zhù)中文,我們怎么做才能保證他們在這種情況下還愿講、且能講好中國故事?”孫宜學(xué)說(shuō),要從現在做起,在教他們中文的同時(shí),強化培養他們講中國故事的意識,養成下意識講中國故事的習慣。只要他們形成了正確的中國價(jià)值觀(guān),他們愿意講中國故事,他們“講中國”的下意識和能力就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好。若能如此,則無(wú)論何時(shí)何地,以何種方式,他們都會(huì )自然而然地向別人講中國,至于語(yǔ)言,并不一定要用中文,用他們的母語(yǔ)、英語(yǔ)、法語(yǔ)等,都行,不拘一格,但若沒(méi)養成下意識和習慣,就根本做不到這一點(diǎn),而這一點(diǎn)恰是外國人講中國故事的最高目標,最佳境界。這是世界留學(xué)生教育的通則,現在既然認識到了,就應按世界通則做。

  孫宜學(xué)打了一個(gè)比方:從講好中國故事的目標來(lái)看,如果把剛到中國的留學(xué)生比喻為原材料,就讀過(guò)程中的留學(xué)生比喻為半成品,那已畢業(yè)的留學(xué)生就是成品!俺善贰笔侵v好中國故事的重要資源。但留學(xué)生回國后,除了一些因“中國”迅速成名而被關(guān)注的人外,大多人回國之后就散落民間,石沉大海,一下子失去了中文環(huán)境,失去了理解中國的氛圍,久而久之,他們講中國故事的意識可能就會(huì )弱化,講中國故事的能力就喪失了。

  孫宜學(xué)指出,要主動(dòng)去喚醒他們,讓他們復活,恢復他們的中國記憶、中國認知、中國感情、中國味蕾等等,把他們從“中國迷境”中撈出來(lái),幫助他們重新浮出水面,再一次看到中國,重新體驗內心曾經(jīng)的“中國故事”。他建議,可以在世界范圍內建立海外校友會(huì ),有組織地發(fā)現他們、復活他們,把這一根根紐帶重新連起來(lái),發(fā)揮每一位海外校友的文化橋梁作用,提供平臺讓他們重新站在講中國故事的舞臺上,推動(dòng)他們成為中外文化互通的毛細血管,讓中國故事通過(guò)這一根根毛細血管,遍布世界的角角落落,讓中國能量,在所到之處,都使已有的生命更蓬勃,使荒蕪之地生發(fā)生命,在世界的城市鄉村,山川大地,處處都能聽(tīng)到“中國”的聲音。

  “在華留學(xué)生教育的最終目的是人的教育,是教育出能把人字寫(xiě)得端正,知道如何以正確的方式推動(dòng)自己的國家、世界進(jìn)一步健康發(fā)展,讓世界因為有了自己而變得更美好的國際人才。這樣的人才,自然知道如何認識中國、講好中國,即使他不會(huì )說(shuō)中文也能做到這一點(diǎn),無(wú)論他學(xué)習什么專(zhuān)業(yè)也都能做到這一點(diǎn)!睂O宜學(xué)說(shuō)。(完)

注: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(shí)務(wù)必注明出處!   

編輯:許婧  
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常年法律顧問(wèn):上海金茂律師事務(wù)所